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澳之选辅酶胶囊 >> 正文

【荷塘冬之梦征文】耳畔的呼唤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1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有一种爱,叫做不离不弃;有一种爱,叫做生死相依。面对突如其来的灾难,陈燕用她那羸弱的肩膀,用真爱撑起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,唤醒了沉睡长达五年之久的丈夫刘子成。

——题记

(一)

已至冬日,西北风呼呼刮过,室外寒风凛冽,连续多日的低温阴雨雪,致使小城蒙上了一层阴霾,尽管清洁工昼夜倒班不停地劳作,小城的路面上还是结起厚厚的一层冰。“一路畅听”音乐广播里,主持人不厌其烦地提醒着市民出行的注意事项。

不过,这糟糕的天气,并没有影响陈燕此时快乐的心情。最近,她可谓是喜事连连,刚刚与男友领取了结婚证,定好次年五一的婚期,又因工作成绩突出,升了职加了薪。用陈燕自己的话来说:冬天虽然来了,但是春天火焰正在我心中熊熊燃烧!

像以前一样,早上六点刚过,她就哼着小曲出了门,搭乘公交车向公司赶去。

“亲爱的,你在干嘛?”路上,陈燕看着电线杆上厚厚的那层冰,想起了男友刘子成的工作性质,赶紧打电话问候下。

陈燕的男友刘子成,前年刚刚从新疆军区某部转业,来到市里电力公司,成为了一名电力线路维护人员。此时,他接到城北线路中断需要紧急抢修的任务,正在整理维护设备准备出发。接到陈燕的电话,刘子成低声说了句:“亲爱的,我马上要去城北抢修一段因为冰雪压断的电路,稍后打给你。”

“好的!”陈燕甜甜地笑了笑,愉快地挂断了电话。

天意弄人,令陈燕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电话之后,刘子成就彻底地沉默了,再次听到他那久违了的熟悉声音时,已是五年之后。

“叮铃铃……”中午,陈燕正在公司吃工作餐时,突然电话铃声响了起来,看到来电显示是刘子成母亲的电话,陈燕没来由地感到有一阵的惊慌,忙乱着接听了电话。

电话里传来刘母焦急的声音,“燕子,你快到工人医院来一下,子成下午干活时因为电线杆结冰太滑,脚套一下子没扣住,人从电线杆上摔了下来,后脑勺着地,现在正在医院手术室抢救。”

陈燕一下子就懵了,心情瞬间就从天堂跌落到了地狱。手不停哆嗦着,费了半天劲,终于将手机塞到了衣服兜后,就慌慌张张地跑出了餐厅,出了门,打上车催促着司机师傅,向医院疾驰而去。

几个小时的煎熬后,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了,门开后,略显疲惫的主治医生向病人家属解释道:“手术很成功,病情基本控制了下来,但是病人摔下来时,后脑勺着地受到严重撞击,摘除了两块头盖骨,脑部大面积出血,目前还处于深度昏迷状态,需要在重症监护室监控,先住院观察吧。”

医生说得很委婉,陈燕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,子成的伤情很不乐观。“咚”的一声,双腿一软,她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……

重症监护室里,望着静静躺着的刘子成,陈燕泣不成声,嘴里呢喃着:“子成,你说你从当兵开始就永远做一棵坚挺不屈的小白杨,可是你为什么食言,不给我说声就倒下了……”

(二)

三个月后,医生无奈地宣布,刘子成除了正常呼吸之外,没有任何意识,很有可能成了植物人,对于这个情况,医院目前并没有太好的治疗办法,除了必要的药物治疗外,只能靠家属的语言刺激,甚至是期待奇迹的出现。

听到这个最不愿意听到的消息,陈燕沉默了,两家老人更是老泪纵横、相顾无言。

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登记尚未过门的儿媳妇,仅仅才三个月,双手就变得粗糙龟裂了,飘逸的长发也剪成了齐耳短发,刘母的心里酸酸的。自打自家儿子住院,这些天来陈燕的一举一动,她都看在眼里、记在心间。为了更好地照顾子成,陈燕辞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,来到病床前耐心地守候……三个月下来,从来没干过这些活的柔弱女子,已经娴熟得如同一个多年劳作的护工一样。

三个月了,刘子成都没能苏醒,他的意识状态甚至没有丝毫的进步,往后再苏醒的可能性更是微乎其微了。看着医院的诊断结果,刘母心一下子就凉了。老两口就这一个儿子,自己活一天是一天,肯定会照顾儿子一天,可是陈燕毕竟还年轻,虽然已领结婚证,但是尚未过门,也没有孩子的拖累。这么下去,时间长了,闺女这辈子也就毁了啊!刘母不免有些担心。

跟陈燕的父母沟通后,两家老人一起劝告陈燕再婚。看着坐在床头面容憔悴的陈燕,刘母劝慰道:“燕子,你能照顾我家子成三个月,是咱子成的福分,可是子成醒来遥遥无期,你们毕竟还没正式过门,阿姨不想你这辈子就这样毁了啊!”

“妈,你现在已经是我妈了,假如换成是我昏迷了,子成会放弃吗?不会,他也肯定不会放弃我,我更不能就这样放弃了,我坚信子成肯定能醒过来……”话未说完,陈燕的眼底已经蒙上一层薄雾,但是她还是暗暗地给自己打气,告诉自己,坚信子成一定能醒来!

希望毕竟是美好的,然而,三个月了,子成还是没有一丝的意识,陈燕常常背着人以泪洗面。但是,此刻看着躺在床上沉睡不醒的丈夫,回想着相识以来相濡以沫的点点滴滴,一丝坚毅的眼神从她的目光中一闪而过……

抹去眼角的泪水,陈燕坚定地站起身,来到刘母面前说:“妈,你们都不要劝我了,我是不会放弃子成的,还有个事我想跟你们商量下,再过一个月就是我和子成以前定下的婚期了,我想和他举办婚礼!”

见劝说无用,四个老人只能眼中含泪看着陈燕,心疼地答应了下来。

五一那天,陈燕穿上了久违的婚纱,推着坐在轮椅中的刘子成,一起来到了婚礼现场。在亲朋好友们的注视和祝福声中,陈燕拉起刘子成的手指,珍重地互换了戒指,恩爱地吻在了一起……

(三)

对于陈燕来说,她的婚礼虽然有些残缺,但是同样充满幸福。然而,一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,日子就不容易了。

望着病床上沉睡的刘子成,陈燕感到压力如山,作为顶梁柱的男人,此时变成了吃喝拉撒都需要护理的植物人,双方父母又年迈多病,也没有那么多精力长时间照顾子成,陈燕就只能秀肩负重,独立承担起照顾子成的重任,天天守候在子成身边,悉心照顾着。

为了早日唤醒子成,陈燕日复一日坚持着呼唤他,白天病房里经常会响起:“子成,该起床了;子成,该吃饭了;子成,该做康复运动了;子成,该按摩了……”燕子一遍遍地呼唤着他,唠唠叨叨地说着,她多么希望子成早日醒来,像往常那样埋怨她唠叨啊!不仅如此,陈燕还把自己经常唱的歌和她与刘子成相识的点点滴滴,用手机录了下来,没事就在子成的耳畔播放着,希望子成潜意识里能听到自己的呼唤。

由于子成无法咀嚼食物,她得把一日三餐用榨汁机打碎,或者在自己嘴里细细地咀嚼碎,再一口一口喂给他吃。考虑到子成长时间卧床,为了防止他身体生褥疮、肌肉萎缩,陈燕就自学按摩,每天都要给子成的翻身、擦汗、按摩……时间一长,刘子成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些,而陈燕却日渐消瘦了起来。

考虑到自己没有收入,为了不拖累两家老人,让他们安享晚年,陈燕在照顾子成之余,利用自己的特长在网上开了一个“淘宝商铺”,日积月累,也勉强能够糊口。

日子叠加着日子,一天天地过着,一晃五年的时间就这过去了。年仅二十多岁的陈燕却已苍老得如同四十多岁,鬓角渐渐白了起来,鱼尾纹也悄悄地爬上了眼角。

这天,陈燕像往常一样跪在病床前,将子成侧着身子翻过来,换下纸尿裤和床单。突然,她感觉子成的小手指好像是轻微地动了一下,她以为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,狠劲地用手揉了揉,定睛一看,子成的手指确实在轻微地颤动着。

子成有知觉了!陈燕浑身就像触电了一样,一股暖流瞬间流遍全身。她哆嗦着手,按了几下呼救按钮,等不及医生的到来,立即转身跑出病房,边跑向医务室那边大喊:“医生,医生,他醒啦!”

“真是一个医学奇迹!”主治医生在给刘子成进行全面检查后,忍不住地感叹道。

从那以后,陈燕的信心更足了,尝试了更多的康复方法。如今,刘子成已经能自己咀嚼了,状态也一天比一天好,嘴里已经开始咿咿呀呀地说一些简单的词语。

每天下午,陈燕都会推着轮椅中的刘子成来到小区漫步。此刻,夕阳的余晖照在陈燕和刘子成身上,在地上投成一个长长的“人”字身影……

大理儿童癫痫医院
癫痫病的护理常规是什么
药物治疗癫痫病怎么样

友情链接:

乘风兴浪网 | 杨坤纹身图片 | 云南建水天气预报 | 实木地板国家标准 | 洛阳宾馆团购 | 丙纶滤布 | 东营万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