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留守儿童教育现状 >> 正文

【江南·短文学】继母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3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引子:

今年九月一日,退休在家做过知青的母亲突然宣布要结婚,我感到非常突然和不解。我百般相劝,甚至威胁不让她见孙子,母亲还是没有妥协。

九月二十日周日中午,我家来了一位和妈妈同时去插队时的老知青王伯伯,妈妈做了四个菜让我和爱人陪他吃饭。

酒桌上,王伯伯讲了一个故事。

1972年年末,乡里三级干部会议还没有开完,下乡知识青年夏宇就急匆匆赶回生产队女生宿舍,他看到冰冷的女生宿舍里只有徐梅蒙着被子蜷曲在土炕上哭泣。

夏宇知道自己昨晚喝醉酒稀里糊涂和高燕睡在一起犯下大错。他说:“梅,我喝醉了,我不知道睡到了高燕床上。”解释了很久,徐梅依然没有起床。当他看见窗外高燕正嘻嘻哈哈和几个伙伴正向宿舍走来,他赶紧离开,向右侧的男生宿舍走去。

夏宇、徐梅、高阳都是来自沈阳39中的下乡知识青年,在高中时,夏宇和徐梅就开始相爱。高燕家庭条件好,人漂亮,她也十分爱着夏宇。本来这次来辽北下乡插队高燕没有被批准,但为了夏宇,她还是央求父亲的下属批准了她的请求,还分配到夏宇插队的生产队。当她看到自己心爱的人对自己总是敬而远之,她心里恐惧起来。于是在参加劳模会议时,她巧妙将夏宇灌醉扶到自己宿舍,虽然夜里夏宇一直嘴里喊着徐梅,但她也满足了,她把自己献给了自己所爱的人。

不久,夏宇请假回沈阳。

第二年春天,夏宇从沈阳再回生产队时,他是来和徐梅告别的,他参军了。

临走,夏宇说:“梅,我爱你,还是想求得你的原谅,我会等你。”徐梅摇摇头,眼睛里充满泪水。

夏宇当兵的驻地在新疆,父母原来就是老农垦,现在赋闲在家,老两口一核计,随儿子到了新疆。

徐梅自从夏宇走后,整个人都变了,那时的知识青年随当地的社员下地劳动都是出工不出力,隔三叉五往沈阳跑找关系,争取早日回城里。可徐梅几乎天天上工,干活很卖力气,当地的社员担心她累坏身子,徐梅说:“没事。”

夏宇走后第四个月,徐梅病倒了,她一连两天吃不下饭,邻居大娘送来面条窝鸡蛋,她勉强喝了一勺面汤。

就在这天下午,大队管理员喊徐梅去接电话,管理员听到电话里有人在哭着和徐梅说话。接完电话,徐梅回宿舍草草打扮一下,和队长请假说去县里医院看看病。

电话是高燕从县医院打过来的,临近傍晚,徐梅看到脸色苍白神情疲惫的高燕。

她们在医院走廊的破旧凳子上坐下来。高燕说:“梅子,我怀孕了,是夏宇的。”

听了高燕的话,徐梅几乎是跳着站起来,她怒火中烧,但看高燕泪水淋漓几乎是哀求的眼神,她咬咬牙,又坐下来。

高燕说:“梅子,我错了,可我也是深爱夏宇啊!”

徐梅没有说话,眼泪扑簌簌流下来。

高燕说:“梅子,那一次,是情不自禁,可就那一次,我——我——”说完,她呜呜地哭泣。

毕竟都是女人,此时不知为何,徐梅心里不再恨高艳。她说:“叫我来,就是要告诉你怀孕吗?”

高燕没有回答,不住地呜呜哭泣。医院走廊里的人都在扭头看着她俩。许久,高燕站起来,说:“梅子,你要帮我,也只有你能帮我啊。”

徐梅问:“我能帮你什么?”

高燕说:“梅子,昨天父亲电话说,我年底回城的事情办下来了,春天时父亲还给我物色了商业局的一个年轻干部做我的老公,我和他已经见过面了,他说让我年底回城,明年五一结婚。”

徐梅说:“恭喜你,可是我能帮助你什么?”

高燕说:“梅子,我几次回沈阳打听夏宇都没有得到一点消息;我几次想打掉这个孩子可就是舍不得啊!”她说话时,眼泪又流淌下来。她继续说,“昨天我终于下决心来医院,想打掉这个孩子了,可医生检查后说,这孩子足四个月了,打胎有危险——”

王伯伯说到这里,停下来,我问王伯伯:“最后那个孩子呢?”

王伯伯说:“中秋,高燕生下一个男孩儿交给了徐梅,连一口奶没有喂就回了沈阳。徐梅偷偷把孩子放在一个和她非常要好的当地社员家里,正好她的嫂子也刚刚生孩子。从此徐梅把劳动所得都奉献给了那位奶妈。这期间,徐梅回到省城寻找夏宇,他家搬走了,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处。

1975年,按照国家文件,徐梅就得到批准回城,她还是拖延到1977年回城,回来时那个男孩子已经六岁啦,如今徐梅已经六十一岁,一直没有嫁人!”

我问:“很可敬,可为啥不嫁人?”

王伯伯说:“我也给她介绍过,她就是不看,先是说等孩子大了再说;等孩子大了,我再问她,她说,她在等夏宇,她说她会等到他。”

我说:“最后等到了吗?”

王伯伯说:“等到了,当年夏宇当兵去了新疆,79年调云南自卫反击战受伤,伤愈退伍后他去当年插队的地方找徐梅,由于当兵,他和当年插队战友失去联系,回到沈阳,他只好每天做公交车寻找徐梅,终于有一天,他在一个小学附近看到徐梅领着一个男孩儿,男孩儿在喊她妈妈,不久,他回到新疆一个人生活至今。”

我又问: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当年沈阳插队知青聚集一起决定在媒体上发启示,说要在今年五一举行插队知青聚会,他们终于又相遇了。”

我问王伯伯:“那个可敬的徐梅在哪里?”

王伯伯说:“孩子,徐梅就在你家里,她就是你妈妈,你就是当年她抱走的那个男孩儿!”

我说:“可我妈妈姓王啊?”

王伯伯说:“名字确实是假的,可故事却是真实的!”

昆明癫痫病医院有哪些
山东治癫痫病大概多少钱呢
癫痫病的治疗费用是多少呢

友情链接:

乘风兴浪网 | 杨坤纹身图片 | 云南建水天气预报 | 实木地板国家标准 | 洛阳宾馆团购 | 丙纶滤布 | 东营万通